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书香校园 > 心得交流
读中医书的几点感悟

虽在卫校工作8年了,主要业务是讲授中医药学课程,但我究竟还是一个医生,也时有患者找我诊疗。Uci福建省龙岩卫生学校

经我诊治的病人(不乏疑难病证)大都能愈。所以在今年的读书汇报中,我想从读中医书籍与提高临床能力的角度谈点粗浅体会。一个医生治病经验的获得主要有两个途径,一个是直接经验,靠自己在临床摸索积累;另一个是间接经验,靠从书本中获得。古人把著书立说看得很神圣(把“立言”放在“立德”、“立功”之后),大部分流传下来的书是比较可靠的,经验总结也很实在,不像当今之士,为功名利碌而制造学术泡沫。当代许多著名老中医写的医案医话亦足资借鉴,这些都是学习间接经验的宝贵源泉。Uci福建省龙岩卫生学校

多年的读书与临症,使我深切体会到:对医生尤其是中医而言,有时候间接经验比直接经验还重要,一个医生肯定会有很多病从未见过,完全靠自己摸索,会走许多弯路。如果读的书多,发现古今名医有类似的治疗经验,拿来运用,可以弥补自己直接经验的不足。即使临床经验丰富了,也不可能所有的病都见识过,旁人的经验永远是值得珍惜的。这就需要读书,不断地读书,不断地吸取他人的经验。我认为,埋头临床,只重视自己的经验,不肯花时间多读书,多吸取他人经验的人,只能是一个庸医。Uci福建省龙岩卫生学校

当然,中医的书籍浩如烟海,一辈子读不完,更何况现在许多人写的书和文章,根本经不起临床验证。因此,读书是有诀窍的,要有计划地读,有选择地读,分阶段地读。Uci福建省龙岩卫生学校

首先,要熟读经典,固本强基,发皇古义。Uci福建省龙岩卫生学校

任何一个历史悠久的国家和民族,必定有自己的文化经典,经典对于民族精神的构建,作用是巨大的。而在东西方文明的“轴心时代”诞生的中医体系,产生了早期的 “四大经典”著作,即《黄帝内经》、《难经》、《神农本草经》、《伤寒杂病论》,经过历史淘汰,《黄帝内经》、《伤寒论》、《金匮要略》、《温病条辨》成为新的“四大经典”。这几本书是一个中医的安身立命之本。四大经典著作是开启中医临床方法论的钥匙,体现的是活的辨证论治思想,表达的是一个体系,不是一方一法,何况《伤寒论》、《金匮要略》、《温病条辨》提供了400余首久经临床考验的、内在联系紧密的、疗效卓著的系列方。这些理、法、方、药,只有烂熟于胸,在临床中实践、体会、印证,才能使自己的临床水平得到升华。Uci福建省龙岩卫生学校

我深悔自己年轻时对中医经典没有下功夫去熟读乃至背诵,时过不惑,虽能常读,终因“年过四十而阴气自半”,难以记牢,记不牢则难以娴熟运用。由此愈发体会到前人讲的“条文要记得熟、临床才用得活”,确是不二法门。举个例子:我曾治一位糖尿病人,已用各种西药,血糖始终降不下来。患者表现的症状主要是胃肠不适,脘腹饱胀,咕噜作响,大便时干时稀,舌苔薄黄。我用半夏泻心汤、乌梅丸等治了一个多月,血糖仍然踞高不下,但我在调整药物时始终不敢去芩连(中药里黄连的降血糖作用是最强的)。在黔驴技穷之际,我又一次为病人切脉时,发现虽然时值夏天,但患者的手指到手肘都是冷的,顿悟:这不正是《伤寒论》中的“四逆”证吗?腹中咕噜作响,不正是《金匮要略》中的“水饮”证:“水走肠间,沥沥有声”吗?而舌苔薄黄显然是假热象。改用大剂量四逆汤合己椒苈黄丸,三贴后患者症状大减,血糖随降。诊余反思,深感惭愧,还是经典名著条文不熟,辨证论治功夫没有到家,因而误人病情。Uci福建省龙岩卫生学校

清代吴鞠通的《温病条辨》,可谓东汉张仲景《伤寒杂病论》之后最能体现辨证论治水平的名著。作者写书的方法亦仿仲景以条文加注解的方式,把温病的全过程,从头到尾地展示开来,把治疗的方药穿插其中,使得一书在手,全局在胸,理法方药俱备。他使用的180多首方剂中,有几十首方剂为叶天士所创制,大约只有20%为自己所拟定。叶天士是医学史上少有的杰出的临床大家,但他治疗的病都是个案,散见于《临证指南医案》中,开出的方药既无方名又无剂量,经吴鞠通拟定方名、确定剂量之后,纳入到《温病条辨》中,如今都成为温病名方。《温病条辨》中的许多条文,也是直接从《临证指南医案》中引用的,但吴鞠通没有说明,引起当世的医家非议(在今天看来,确有侵权之嫌)。但我们后人仍然要感谢他,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辨治外感病的新模式。Uci福建省龙岩卫生学校

其二,要备读名著,博采众长,融会新知。Uci福建省龙岩卫生学校

这里讲的“名著”,是指业内公认的经得起实践检验的中医临床著作。所谓“备读”就是对某些公认的名著,要完整地认真研读,尽量记住其中的精髓,读完之后还要备用,时常翻阅,参考运用。我所备读的名著,青年时代主要有《医宗金鉴》、《张氏医通》、《临证指南医案》。这三本书,是号称清初三大国手所著,临床水平之高,有口皆碑。Uci福建省龙岩卫生学校

《医宗金鉴》,是名医吴谦于乾隆年间奉旨率四十余位御医所编,目标非常明确:为培养中医临床人才所编写。理论部分只有《伤寒论》心法要诀、《金匮要略》心法要诀,然后是内、外、妇、儿、骨伤、针灸各科,紧扣临床这个核心。每个病一、二首方,每个方都疗效显著。这部具有“皇家气派”的大著作,完全不讲深奥的理论,以歌诀的形式写成,通俗易懂,易于记诵,流传极广,过去很多中医学徒就是靠读诵这本书,打下了一生的临床基础。Uci福建省龙岩卫生学校

《张氏医通》,是名医张石顽所著,参编的也有20余人。这本书的特点是对每个病的源流及历代治法都有介绍,辨证非常详细精确,治疗方法丰富详尽。作为临床参考,价值很高,但是难记。Uci福建省龙岩卫生学校

《临证指南医案》,是叶天士个人的医案记录。叶天士学贯古今,摄纳百家,浸融临床半个多世纪,治病经验之丰,是无人能及的。不断阅读,反复揣摩,对自身临床水平的提高大有助益,只是难读,不易体会到其中的妙处。近年,北京中医药大学的陈克正教授撰《叶天士临证全书》,将叶氏所有的医案,按照疾病分类,将每个病案所用的方药,全部确定剂量,冠以方名,附以作者本人的方解,给我们学习叶天士的临床经验带来很大方便。Uci福建省龙岩卫生学校

此外,人民卫生出版社的《专科专病名医临证全书》、中国中医药出版社的《古今名医临证金鉴》、上海科技出版社的《实用中医内科学》,均堪称集现代名医临床经验之大成的著作,篇幅之宏,体例之全,内容之丰,选方之精,前所未有,既能全面反映古今医家的成就,又能吸收现代研究的成果,代表了当代名医的真实水平。这是我近年来备读的新“三大名著”。Uci福建省龙岩卫生学校

读好用好以上几种书,恐怕要花一辈子了功夫,但遇到疑难病,从中确实能够借鉴古今名医的经验,找到解决的方法。Uci福建省龙岩卫生学校

值得一提的是,读经典也好,读名著也罢,都一定要读原著。只有品读原著才能体会到其中的微妙之处。例如,我治疗妇科疾病主要依据《傅青主女科》。读傅氏对妇科病的论述,见其处处标新立异,与传统观点唱反调,鄙夷者说其文字俗,赞赏者说其文字雅;考察他所创制的方剂,大部分由四物汤、逍遥散、理中汤三方化裁而来,看不出有什么神奇之处。但为什么此人会有“妇科圣手”之称?为什么其书能享誉临床300余年而不衰?只有认真反复研读,才能领悟此书:方不奇而立意奇,药不奇而用量奇;其方大多以滋补肝、脾、肾为主,兼以疏肝,非常符合妇女的生理、病理机制,因而在临床上效如桴鼓。他的方子用得活,不仅治疗妇科病卓效,而且对许多内科病都有显效,临床价值很高,值得进一步深入研究。Uci福建省龙岩卫生学校

在与同仁交流和为中医函授班学员授课时,我常申明这样一个观点:做一名好中医,切不可只读教科书(窃以为只是考试的工具)和学术期刊(泡沫太多),必须潜心研读经典读名著,这既是前贤的谆谆教诲,也是我经历几十年读书临症的深切体会。今天,不揣浅陋,随感而发,既谢先贤,亦警后学。Uci福建省龙岩卫生学校